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一节:戛然而止的谈判

作品:贤者与少女|作者:Roy1048|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5 11:34:56|下载:贤者与少女TXT下载
  里加尔世界的古拉曼帝国曾有一句话叫做“假若你渴望和平,那么做好战争的准备”。

  这句话与拉曼人流传至今的许多话语一样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被后人赋予更多的释义——今人对其解释一般有两种:其一是和平来之不易,势必需要通过流血牺牲艰苦奋斗来得到。

  而另一种,则不仅可以应用在国家关系上,用来形容任何涉及到对峙方面的局面或是人际关系处理也都大同小异。

  ——即便目标是和谈,却也绝对不可以表现出软弱。

  弱者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的,倘若你表现出一丁点的软弱因此被对方瞧不起了,那么谈判就会谈崩,对方就会选择强取豪夺。

  很简单也很野蛮的思维,即便言语修辞控制得如何文质彬彬,本质上的概念却也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

  强势的一方不需要在乎弱势一方的任何提案。

  在你可以用武力将对方的所有财产劫掠一空的情况下,极少有人会在乎对方提出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和好金。

  所以假如你渴望和平,那么你需要先做好战争的准备;假如你希望和谈,却也先做好誓死奋战的准备。

  没有自保能力的人、国家或者势力是没有资格上谈判桌的,就好像被砍掉了爪子拔掉了牙的猛兽只能为人类贵族屈辱地扮丑表演一样。

  所以哪怕是希望各退一步互不打扰,米拉却也仍旧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誓死战斗的架势。

  白发的洛安少女在内心当中搜寻着各种说辞,思考着自己的老师是如何使得别人折服的,拼尽一切想要找出一个能够和平解决不出现伤亡的方案。

  但她终究还是有点嫩,千算万算,她算漏了一点。

  “噗,呵哈哈,谈谈?”

  这是洛安出身,在遇到亨利之前处于亚文内拉王国社会底层的米拉所熟悉的语气。

  旁边的花魁和璐璐亦是对此十分敏感,唯有博士小姐和小少爷虽然不明白具体的涵义,却仍旧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快。

  居高临下,自认占据优势地位的嘲讽与戏弄。

  阴阳怪气的语调和幅度大到有些浮夸的嘲笑,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常见的行为。

  “啊——”洛安少女反应了过来,回头看了一下自己这边。

  穿着长袍的博士小姐和璐璐两人身高在一米五内,小个子,一看就没什么战斗力。花魁虽然高挑但是皮肤白皙,哪怕剪了一头短发也依然看不出任何彪悍意味。

  女性在和人社会当中本来地位就不是很高,她们是男人的陪衬,是家里的摆设花瓶。这些人光是性别就已经天生瞧不起她们四人——而唯一看起来足够彪悍威武并且是男性的小少爷虽然体格有了,却仍旧一脸稚气未脱,而且之前又是主动出击却被打了个狗血淋头。

  再加上对方出现的时候他们转身就跑,这一系列的举动和表象早早地就透露出了己方的弱势——如此看来逃跑不得不算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是若是当时不跑的话现场起了冲突只怕结果也不会好上多少。

  人都是以貌取人的,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倾向于让一切黑白分明。

  贤者一米九五的身高拿着克莱默尔尚且会有人胆敢挑衅,眼下的阵容,她不做点别的什么是很难让这些人提起足够的重视。

  动刀是不行的,这些家伙应当是和过去在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境内的洛安族人很像——因为他们胆敢向弥次郎这样的贵族动手——多半是生活在底层翻身无望,因为一穷二白而失去了任何后顾之忧,只图谋眼前的财富和享乐的人。

  所以动刀无法吓退他们。

  必须用别的一些什么,可是能做到吗?

  她所拥有的就只有一些只言片语的学习,尽管贤者擅长许多事情,可如同这样的直接施法并非其中之一。

  他虽然有相关的知识,却并无法教她真正的使用方法。

  之前的两次应用都是一次性力竭了。

  控制,控制。米拉不停地默念着,默念着。

  该用什么来吓唬他们?

  风?之前用过两次都是这种,作为精灵魔导师的选择,这是十分实用的高阶法系。

  可是这种透明的东西哪怕杀伤力极强,用来吓唬人却是不太合适的。

  是了,必须用某种肉眼就可以捕捉,生物天生就畏惧的东西。

  “控制,米拉,你能办到的。”她继续自我说服着,然后轻声说出古语中激发魔法的诱词。

  “阿克通——”“嘭——!!”

  瞬间爆发出来的过于明亮的金色夹杂橘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小巷,魔力的迅速流失令她立刻感觉到脚步变得虚浮起来,洛安少女咬紧了牙关像是努力扑灭火灾的人一样控制着试图把它缩小,这导致她手里的那团魔力构成的火焰像是通风不好的烟囱一样忽明忽暗甚至烧起黑烟来,原本只是温和的感觉甚至因此出现了魔力逆流导致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内部血管被高温灼烧,但她咬牙忍住了,在数秒内强行控制缩小了这一团火焰。

  “呼——”半人高的火焰缩小到变成细微的火苗缠绕在手掌之间。

  “这南蛮女人是阴阳师!”流寇们的面色变了,如她所料,在见到他们未知领域却又能给予足够强悍印象的东西以后,这些人的表情当中终于出现了慌张。

  前提条件达成了,这些人提起了足够的重视,不再是蔑视和嘲讽的神情。

  “我希望。”她一字一句地再次说道:“我们可以谈一谈。”

  “呃——”

  “好——”下意识慌起来退后了一步的流寇们气焰消了一消,这时他们当中也有人终于注意到了绫身上的博士袍子,虽非有意,就连洛安少女本身也并未注意到地,一系列的巧合进一步强化了他们这边虚假的高大形象。

  富裕武士家的子弟;大书院的博士;以及能够运用法术的异乡人。

  这些细节其实一早就存在,但在心怀蔑视的情况下即便注意到了也不会当一回事。

  这种灯下黑是怀有偏见时常常出现的场面。

  一位富翁因为对华贵奢侈品不感兴趣因而买了镀金的饰品,但所有人都认为那是纯金的;而穷小子耗费了十来年的积蓄买了纯金的首饰,周围所有人却都觉得那肯定是假货。

  误打误撞,即便洛安少女本人其实也并不完全理解一切,但当她展现出魔法的能力的一瞬间,随着印象的改变,这些人放下了对一行人的蔑视,才终于注意到了那些细节。

  自然而然地,他们开始添油加醋。

  人是一种善于自我欺瞒的生物,即便实质上对面的5人阵容仍旧没有任何改变,流寇们却开始七嘴八舌地小声讨论了起来,给出各种理由说服彼此和对面几个人起冲突不划算。

  目标达成了——仅仅只是控制着显现出火焰而已,听起来有些滑稽可笑,而且单就实际而言以米拉目前的水平她用魔法战斗还不如以武器战斗来得高效。

  实际上只不过是显现出火焰就让她开始感觉自己有些喘不上气,这是魔力消耗接近枯竭的一个体现,有些类似失血过多一样,持续下去的话之后还会瘫倒休克——

  但对方不知道这些。

  虚张声势起效了,说是讽刺也好,这甚至比起真刀真枪战斗更加有效。

  接下来就是给对方台阶下的时间——她回头看向了弥次郎,小少爷身上多半是带着不少银两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算是问题,但这个数目不能太大,不能让对方觉得他们是冤大头。

  依然是需要小心谨慎行事的,洛安少女思索着,转过头张开了嘴正打算开口——

  “我们——”

  刺痛的感觉从燃烧着火焰的左手传来。

  像是抽筋和刚刚魔力逆流的结合体,令她一瞬间脸色白了起来紧接着忍不住蹲了下去用右手捂住。

  “米拉?”身后的博士小姐立刻注意到了这点,而樱和璐璐也上前来看着她。

  白发的女孩痛苦得满头大汗,她只觉得浑身发凉使不出力气,但第一反应却仍是抬头看向那些流寇——

  “糟了。”

  ——示弱了。

  类似的想法充斥在脑海之中,但很快又一波的痛楚袭来使得她连去多余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双腿一软就瘫倒在了身后樱的怀抱里。

  这不是魔法失常,尽管她自己也说不上,但这一波波袭来的尖锐刺痛就好像是——

  “有什么在,针对我。”她忍着痛抬起了手,发现自己整个左手都失去了血色一片苍白,手指麻木而僵硬到难以弯曲。

  “什么回事?”“这南蛮女人看来是个水货!”流寇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表情又逐渐变成了轻蔑与嘲讽,还夹杂着一丝贪婪。

  “啪——”

  注意力集中于前方的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出现的黑影,只有倒地的洛安少女清晰地看到了它。

  天空忽然变暗了。

  远处正在休息的贤者敏锐地转头看向了这边,在马厩之中休息的小独角兽转过身一脚踹飞了栅栏门然后狂奔出来。

  “怎么回事,要下暴雨了?”“山里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鸣海和乔等人只当是普通的天气变化。

  但随着米拉的目光抬起头看向这边的樱、绫还有璐璐以及身后的弥次郎却都也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

  “滴答、滴答。”

  似人非人的生物流着口水以与那庞大体格不相衬的轻巧脚步接近了毫无察觉的流寇一行。

  天空之中灰黑色的雪花开始飘落。

  “怎么会。”而浑身乏力的洛安少女双眼之中映着那个无法忘却的形象。

  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里怎么会有食尸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