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卷 马踏乱世 2627外夷犯境,虽远必诛(27)

作品:三国之鬼神无双|作者:坐井观天的青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26 09:58:16|下载:三国之鬼神无双TXT下载
  也正因如此,庞泉从小就受到了其父的影响,对大公子马易那是卑恭卑敬,加上两人年纪相仿,私下经常接触,兼之马易待人礼善好义,故庞泉渐渐也把马易视为主人一般的存在。对此,倒把庞德急得一窝火,待他察觉时,为时已晚,无论他和庞泉说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和他当年一样完全就是个死脑筋,一旦认定的事情就完全转不过来,尤其是在认主的方面更是像他!!

  庞德无可奈何,后来怕庞泉未来做错了事,特意私下里找到马纵横,也不隐瞒,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明白。马纵横听了,大笑几声,却无发怒。庞德却是吓得不敢说话,毕竟马纵横才是整个势力的绝对主导人和决策者。马易就算是他的子嗣,又是他的长子,但终究不能替代他,这个底线是不容侵犯的。否则一旦犯错,那可是要大义灭亲,而且不知要死伤多少人,甚至整个天下都会因此动荡。可庞泉却好死不死,在这点上犯错,虽然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把马易认作主子,但庞德从他的语气和神情地流露中,已经察觉到了事情恐怕已经没有回旋之地了。因此庞德这才硬着头皮,先来和马纵横认罪,说自己家儿无术,有愧主公。当然,庞德倒也有一点点的私心,毕竟马纵横迟迟未有明确地表示,日后谁将成为他的继承人。对此,庞德也是十分好奇,虽然无论如何他都会以马纵横为主,不过马纵横毕竟不是神人,终究有老去的一日,生死更是无法避免。而他创建了如此庞大,甚至足以开朝换代的势力,日后谁来接管,谁更合适,庞德相信只要在其主麾下的每一个文武都十分地好奇。因此他当时向马纵横认罪,其实也是想从马纵横口中打探出一丝蛛丝马迹。

  只不过庞德那点坏水根本瞒不住马纵横。马纵横当时笑罢,猝然佯怒发作,命人前来听令,便要去捉拿庞泉,治其个叛逆之罪,吓得庞德连忙跪下,便要叩头。马纵横看他如此认真,连忙拦住,奚落了庞德一番后,只说庞泉年幼,不知者无罪,至于以后,若是他到了免冠之年,还不能改正过来,那就...

  马纵横没有挑明,笑嘻嘻的样子。庞德可不敢马虎,回到家里,就把庞泉拽了起来,关在房间里,揍了一顿。殊不知被揍一顿的庞泉根本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气得庞德又是对他一顿爱的教育。可庞泉却就是死脑筋,就认死理,如何都不肯让步,气得庞德把他关了三天三夜,本以为庞泉当时还小,脾气虽犟,但总该要吃饭吧。饿肚子了,就该知道认错让步了。殊不知庞德还真是嘀咕了庞泉的犟脾气,庞德关着他,他就干脆绝食。后来到了第六天,庞德实在硬不下心,加上婆娘那里已经爆发了,明说若是庞泉有个三长两短,她这个娘的便先宰了杀人凶手,

  然后陪她的儿子一起殉葬。庞德虽然平时大咧咧的样子,上了战场更是无人可惧,但回到家里,却是个惧内之人。眼见婆娘已经快要爆发,加上自己也是心疼孩子,连忙命人打开房门。可庞泉却来了脾气,无论他的娘亲如何劝说,就是不可能粒米不进。后来实在不行,关儿心切的庞母找到了大夫人王异。王异又转告了马纵横。马纵横听后,二话不说,亲自策马到了庞府。说也奇怪,马纵横当时只和庞泉说了几句话,庞泉竟然就开窍了,弄得庞德一头雾水,甚至怀疑这个儿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哪敢说出口,否则他那婆娘还不扒了他的皮。后来好奇的庞德,问过庞泉,那天主公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可庞泉竟半个字都不肯说,惹得庞德差点又要动手打他,可又怕庞泉那犟脾气来了,只能作罢。

  “年轻人,自古以来,能助其主登王称帝,建立不世霸业之人,近来如张良、萧何、韩信,远来姜子牙、百里奚皆为人杰。”

  “你欲你主为帝王,便得先为人杰。”

  “不过在此之前,你可得先翻越一座大山,一座足以傲视天下的大山。”

  恍然,一座冲天而起的巨山上,龙翔凤鸣,山巅直冲云霄,一声厉吼,漫天皆是神兵龙将,飒飒洋洋。蓦然云霄散开,如有一对天眼在观视天下万物,巨山之下皆为蝼蚁。

  庞泉猛然回神,就在刚刚他仿佛看到了那座巨山之威凛和雄伟。只不过他的思绪很快就被前方的杀声给打断了。

  “嗷嗷嗷嗷!!!”庞泉嘶声怒吼,驰马狂奔,手舞一对烈狮戟,一连拍马加速,悍然冲入了人丛之中。紧接庞泉一声喊杀,一对烈狮戟在他的舞动之下,快若疾电,猛若流星,而且一来便是玩命地发起搏杀之势。不一阵后,只见波斯军的将士纷纷都被庞泉杀翻。庞泉所领的黑风骑紧随其后,也被庞泉的搏杀之势给感染了,纷纷奋起厮杀。话说庞泉继承了其父庞德的勇猛,死脑筋的他天生刚毅不肯服输,在他年仅十二的那年,庞泉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成功通过考核进入了黑风骑。后来,庞泉为了把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逼上绝路,就此不与家人联系,一直就留在黑风骑的营中生活磨砺。后来过了几个月,庞母见庞泉没有回过一次家,连一封家书也没有,急得连忙和庞德商议,要去营中探望。庞德听了,却似乎看出了庞泉的想法,虽然惧内,但这回却变得十分坚决,无论庞母如何威胁就是不肯。庞母见庞德如此坚决,虽然怨怒庞德如此无情,但她也并非只会无理取闹的刁妇,相反她的心思很细,而且也相信庞德这般做法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因此也只能暂时作罢。而庞德一开始也以为庞泉终究还是孩

  子,自幼他在庞府长大,虽不说给他如帝王侯爵家中的生活,但庞德敢拍胸口保证,没让他熬过一日的饿,受过一时之寒,吃过一丝的苦。相反,军营生活是严苛的,规律而枯燥,并且艰苦的。更何况是纪律最为严厉的黑风骑营。庞德可以想象那群老家伙会如何折磨他这个平日里连他自己也舍不得碰一下的宝贝儿子。想到这里,当时庞德已经咬牙切齿,但又忍了下来,情绪稍微恢复后,却又有几分欣慰,毕竟他的宝贝儿子在年仅十二的这个年纪,能够待在黑风骑数月时间还能坚持下来,已然能够超越许多同龄人了。殊不知,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庞德也几乎把持不住,一年过去了,然后又是一年,期间庞母忍不住向庞德大发雷霆,回了娘家。庞德无可奈何,只能腆着张老脸亲自到黑风骑。因为黑风骑乃是马纵横亲属部队,相当于亲信,因此早有明文规定,除非有马纵横派发的手牌,否则谁也不能进黑风骑的营地。庞德原先也是黑风骑的统领之一,当时想着以前那群老兄弟说什么也会给半分面子,而且他也不好意思去找马纵横要手牌,毕竟婆娘回娘家的事情也不光彩,自己从来也骗不过马纵横,便干脆过来赌上一赌。可没想到,庞德来到黑风骑营门前,虽然报了名号,但营门前的门卫,根本鸟都不鸟他,不让他进营内。庞德只能压住怒火,而且私闯黑风骑营的罪名可是死罪。庞德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自己丢了脑袋。因此庞德干脆连脸皮也不要了,好磨烂磨才求得其中一位门卫进去通报。可却不知,其实黑风骑内几个统领早在庞德来的半路就已经知道,却是故意刁难,落庞德的面子,不去迎接。当然庞德虽然脾气臭,而且一点就炸,但却又是那种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的硬汉子,当年这几位老统领都受过庞德恩情。于是,当庞德见到那几位老兄弟慢悠悠,满脸得瑟之色赶来时,立即雷霆震怒,就想发作,却被其中一人喝住了,就问庞德的手牌。庞德那个气啊,黑风骑除了是马纵横的亲信之外,营中更有许多机密,因此又有规定,除了有马纵横手牌之人外,纵使是营中统将或是将士亲自迎接,也不能放入。否则放行之人,与入营之人一律视为私闯黑风骑营地之罪,判死刑。

  所以庞德就算是气,但也心里明白,他这些老兄弟是不能私自放他进去的。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既然进不去,那他便让这些老兄弟把庞泉叫来便是。于是庞德整理好情绪后,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那几位老兄弟表达出来意。没想到他那几位老兄弟倒也还有些良心,竟然答应了。很快庞德便见到了庞泉,殊不知庞泉好像认不得他这个老子似的,反而和那几个老东西亲切得比他这个当爹的还要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