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26章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作品:舟行诸天|作者:明少江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2 14:08:41|下载:舟行诸天TXT下载
  封舟抬头看去,却是一个少年行者立在半空。

  那行者见他抬头,便单手合十,说道:“大明陛下,这云程万里鹏与你并无多大恩怨,不过是一丝怒气上头,冲撞了御驾,陛下雄才大略,包容四海,何必出如此重手?要知道,这云程万里鹏乃是佛母亲弟,与我佛如来尚有亲眷,若佛祖怪罪下来,只怕陛下之国,天灾频频矣。”

  那行者语重心长。

  在他眼里,封舟只是区区人间帝王,怎比得上大鹏之金贵、佛门之宗亲?

  封舟微微皱眉,问道:“你是何人?”

  行者呵呵一笑,在半空中单手执棍,右手立在胸前,笑道:“贫僧南海观世音菩萨座下大弟子惠岸行者便是。还请陛下看在我的薄面,放开这只大鹏,如此皆大欢喜,岂不妙哉?”

  一边说着,一边摆出一副佛门高足的模样。

  他出身来历不凡,乃是托塔天王之次子,三坛海会大神之二兄,佛法精湛,武功高强,更兼得法力强大,见识诸天,因此在佛门诸弟子当中,算得上出类拔萃,因此一向目高于顶。

  况且他此时人在半空,自有威严。双眉如剑,神芒赫赫。封舟麾下禁卫军全被震慑。

  “快放开我!”

  云程万里鹏双翅被封舟抓住,动弹不得,法力亦不能施展,只得开口叫嚣。

  听说这半空浮现的乃是观世音菩萨大弟子惠岸行者,皇帝御前众人全都震惊了。

  观世音菩萨啊,那是无上的存在啊。

  他的大弟子出马,和观世音出面,有何区别?

  而且听他语气,这只大鹏鸟分明和灵山我佛大有渊源,也不是轻易得罪的。

  但众人都不敢言,只是目光看向封舟。

  心道:“菩萨大弟子出面,陛下正好可以顺水推舟,料这大鹏鸟以后不敢胡来!”

  众人正以为封舟会退让时,没想道封舟双臂一展,狠狠一扯。

  “嗤啦!”

  那云程万里鹏的双翅,顿时直接被撕扯下来,大鹏鸟双翅齐身而断,顿时血流如注,忍不住放声惨嚎。

  “我不惹它,它到来惹我,不杀他,难消我雷霆之怒,你给它说和,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封舟语气平淡,抬头看向惠岸使者,如看一个白痴。

  他乃是准圣,若是如来佛祖过来说和,他或许会考虑一二,你一个惠岸行者,有什么资格与封舟对话?

  怕是惠岸的师父观世音菩萨亲临,也得看封舟心情。

  因为拳头大就是真理,实力代表着地位。

  于公,他是大明皇帝,帝星临身,王气隆厚,纵然是圣人亦不能轻易触碰,那些方外之人更要小心谨慎。

  于私,他法力无边,三界少有,能在他之上的只有圣人而已。

  如今大鹏鸟惹了他,他怒气勃发之下,不杀之不足以平雷霆之怒,区区一个惠岸行者,算得了什么?

  “他竟然敢当我面虐待大鹏?”

  惠岸行者倒吸一口凉气,脑袋突然间清醒过来。

  佛母孔雀大明王的神通,不在菩萨之下,而这只大鹏鸟,乃是佛母的亲弟弟,想来法力也不会弱于菩萨多少。

  但是现在却被封舟随手扯断了双翅,成了废鸟。那么这个人间帝王封舟的本领,岂不是比菩萨还要强?

  更何况,他胯下那只金毛犼,还是菩萨化身阿摩提观音的坐骑,因为私自下凡当妖怪,被封舟轻易降服当了坐骑。

  想到这里,惠岸行者身躯在半空中一震,双手微微发抖,脸色变白,一双眼睛更是露出惊恐之色。

  只有在菩萨身边,才知道菩萨的无边法力是什么概念。

  而似在菩萨之上的大人物,更是他惠岸行者惹不起。

  他暗暗骂自己怎么晕了头,没有调查清楚,就依仗菩萨大弟子身份为所欲为,看样子这一次似乎踢到了石头。

  封舟抬起头来,看向惠岸行者,淡淡的道:“惠岸行者,今天我心情好,不想收拾你,回去告诉菩萨,她欠我一个人情。”

  说完,封舟一拳打穿大鹏鸟的心脏,将他尸身一把提起,向惠岸行者一掷。

  “轰!”

  惠岸行者法力虽强,但实际上连他三弟哪吒都不如,更何况其他?

  因此面对封舟投掷来的大鹏鸟尸身,他既接不住,又挡不住。

  只觉得一股巨力撞在自己身上,顿时头脑一晕,失去了意识。

  只觉得自己在半空中飘飘荡荡,左沉不能落地,右坠不得存身,就如旋风翻败叶,流水淌残花,似乎翻滚了一天一夜,直至天明,他才略略清醒。

  哪知道他刚清醒过来,身子便不由自主的落地,他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哎呦。”

  话音未落,便听到“噗通”一声,自己似乎落入水中。

  “惠岸师兄,你怎么从天上掉下来了,还落入莲花池中?”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惠岸行者耳中。

  他这下才彻底清醒过来。

  猛地跳上岸来,看向说话的那人。

  正是二师妹,捧珠龙女。

  再看向周围,分明是珞珈山的莲花池。

  翻滚了一夜,他竟然回到了珞珈山。

  惠岸行者不由得心神大震。

  “他封舟皇帝法力庞大,而且操控的竟然精微如斯,这般准确的将我弄回珞珈山,可见他本领强大无比,我须得告诉师父。”

  想到这里,他连忙问道:“师妹,菩萨何在?”

  “惠岸,你回来了,和你一起落到莲花池的,是什么东西?”

  菩萨的话从一旁传来。

  惠岸行者连忙向菩萨施礼,将自己这一趟行踪告诉了菩萨,菩萨闻言一惊,急忙一拂杨柳枝,

  那东西顿时从莲花池中升出,缓缓落到地上,果然是那只云程万里鹏。

  只是这云程万里鹏此时已经没有了翅膀,胸口有一个大洞,心肺俱碎,神魂皆灭,连地府之中也收不到他的半点踪迹。

  “这封舟皇帝,竟然有如此深的杀性,连云程万里鹏也不放过?”

  观音菩萨大吃一惊,心中狂震,但是一瞬间也明白了封舟的鄂做派。

  “可恶,他擒了我的坐骑,还把这大鹏雕的尸体人大搞珞珈山,捉弄我大弟子犹如耍猴,到头来贫僧却要承他人情!当真是可恶!”

  菩萨虽恨,但也知道,自己确实欠了封舟一个人情。

  否则,现在不仅是大鹏雕身死,连惠岸行者都回不来。

  封舟更有可能杀到珞珈山上。

  到了那个时候,他观音菩萨无论输赢,威望必定会遭遇重创。

  “不过封舟何时何地,练就了如此神通?他现在身在西牛贺洲,与灵山距离相近,加上这云程万里鹏与我佛门渊源太深,必须将此事禀告佛祖,请他定夺,以免影响取经大计。”

  想到这里,观音菩萨一声长叹,只觉得口中苦涩不已。